正文

第一章 降世

更新时间:2017-09-07 14:18:19字数:4368
朝阳似火,黑木村里闹成一片,男女老少都聚集在剑天南家的门外,七嘴八舌地议论些什么,特别是几个老妇,对着正在踱步的剑天南指手画脚,言辞异常凶猛。剑天南焦急万分,沉默不言地在一座矮小的木屋外踱步,来来回回,回回来来。豆大的汗水已爬上他的额头,可他并不察觉。夫人临盆,他请了最好的产婆,可过了两个时辰,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剑天南的心里突然空空地感到担心。人们议论声沸沸扬扬,突然,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妇盘腿而坐,口中念念有词,大概是请求神灵护佑。众人见状,停了言语,也都效法老妇,盘腿而坐,一起祈求。剑家为躲避战乱,祖上率族人隐居此处世外桃源,起初人丁稀少,渐渐得以开枝散叶,直至如今,已传下三百人口,家家人丁兴旺,唯独剑天南膝下无一子女。妻子诞下三子,一 一死去,剑南天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最后这个孩子身上,原本希望顺顺利利,可如今……许久后,屋里仍没有动静,连一声哭泣也没有,剑天南的心更加悬了,他惶恐不安地想推开门瞧个究竟,可手刚刚碰到铜环又缩了回去。他那张惨白的脸像十月的降霜,乌紫的嘴唇扭动着,像是也在请求神灵的庇佑。突然,天空乌云密布,黑压压集聚在黑木村上空,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黑蛇,那蛇急速旋转,让人眼花缭乱,众人见此,大惊失色。一声雷鸣伴随着妻子痛彻心扉的嚎叫冲击进了剑天南的耳里,险些要将他震晕。他再也顾不了一切,猛地冲进了屋子,眼前之景,让他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剑天南的妻子脸色煞白,死寂一般躺在床上,身边的床被已被染红一片。产婆双手颤抖地捧着一个婴儿,脸色苍白,身体在瑟瑟发抖,那婴儿犹如一只落水的狸猫,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去,她用一块白布小心翼翼地为婴儿擦去血迹,然后裹上小衣,把他轻轻地放在身边的竹篮里。看热闹的人群又如炸弹一般炸开了议论声,叹息声,哭泣声,责怪声连绵不绝。“赶快弄醒他”剑天南的叔叔剑越紧绷着脸,冷冷地说道。胖婶会意,伸出胖嘟嘟的双手,蹲下身子往剑天南人中掐去。剑天南哀嚎着醒来,四周扫视一番,一把搡开胖婶,扑向妻子,伏身大哭起来。妻子勉强着睁开眼睛,却再无气力说话,她吃力地往盛放着死婴的篮子望去,又看了看丈夫,心里万分悲恸。剑天南一向很懂她的眼神,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说些安慰的话语。妻子感到丈夫的万般温柔,心里的愧疚少了几分,只埋头藏在他的怀里,伤心得哭泣。剑越走到剑天南身边,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剑天南把妻子放回被窝里,轻轻地盖上被子,转身说道:“叔父,我……”“事已至此,别再沉浸于悲痛之中,全村的人都在这里,该如何收场?”剑越看了看众人又拱手道:“我侄不幸,诞下四子,却无一人生还。这又何止不是族人的不幸?我祖上为躲避战乱,率众隐居于此,得天地厚爱,人丁兴旺,世族昌盛,现如今天南之事确实引人悲痛万分,还望左邻右舍不要多费嘴舌,将此死婴埋葬吧。”见德高望重的剑越发话,众人都停了议论,回应道:“一切听从长老吩咐。”剑天南感谢道:“多谢各位叔婶垂爱,小儿不幸夭折,是我命薄,我妻辛苦一生,未能为我留下一点血脉,天南家当如此,是上天使然,也罢,也罢。”语落,眼中渗泪,神情悲痛惋惜。胖婶接过竹篮,瞄了一眼篮子中婴儿,忽见其额头有道白色灵光急速闪过,不禁惊呼起来,像落魂一样指着篮中婴儿嗷嗷叫,口中却道不出一语,似乎哑了一般。众人见她一向胆小,见了死人这般反应也不足为怪。选址已定,剑天南率众人正欲埋了婴儿。心中又万般不舍,只见他脸上暗淡无光,孤自喃喃道:“孩子,你不曾见过这世间,也不必遭受世间的疾苦,对你来说不知是好是坏。这山明水秀之处从此便是你的长眠之地,入土为安吧。”说完,抓了一把泥土,慢慢洒落,心也跟着一起落了。“侄儿,还等什么,人死不能重生,节哀顺变,入土吧。”剑越抢上前来说道。人群中,感情脆弱者众多,哭声响彻山谷。剑天南兀自跪下,魂不守舍,迟迟不做决定。众人正在诧异中,山谷忽然刮起一阵强风,飞沙走石撞击在山崖噼啪作响。众人大惊失色,以为有妖魔出现,皆跪拜大呼:“妖魔爷爷饶命,妖魔爷爷饶命”。剑天南抢身护住竹篮,不让风沙伤害了婴儿,眼睛却始终睁不开一丝半点。随即一声虎啸撼动山谷,震得众人胆战心惊。剑天南强忍着睁开眼睛,却看见山崖上立着一只白虎,白虎威风凛凛,高大无比,那尖锐的虎牙足足有半米之长。那白虎纵身跃下山崖,大模大样地往人群走来。村民们从没见过如此庞大的神兽,早被吓得魂飞魄散,一部分人已瘫痪在地,晕了过去。白虎所到之处,脚下就开出鲜艳的花朵,片刻间,已走到剑天南身旁。剑天南面色惨白,脸上已滋出不少汗来,只见白虎并无伤人之意,于是丢下手中锄头,伏身护在竹篮之外。白虎低下头,往竹篮细嗅了一番,见剑天南誓死保护婴儿,随即敞开嗓子,一声呼啸将他震晕过去。众人无一敢上前,有的已滚落在草丛里,脸色如死人一般。那白虎定眼瞧了瞧篮中婴儿,变得如母亲一般温柔,于是缩起全身虎骨,似乎要吐出什么东西来。随着噼啪直响的骨头摩擦声,白虎口中已含着一颗绿珠,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的绿光。绿珠被白虎吐出,接触篮子中婴儿时,光芒慢慢暗淡,被婴儿皮肤渐渐吸去,直至光芒全部消失,篮中婴儿逐渐显出血色,霎时,一声婴啼破喉而出,直指云霄,婴儿居然活过来了。白虎半眯着眼,看着篮中婴儿手脚乱舞,哇哇大哭之样,脸上似乎露出笑意,于是转身纵上山崖,消失得无影无踪.剑天南醒时,见众人围住竹篮,笑声不断,不禁感到诧异,于是推开人群欲瞧个明白。忽见眼前之景,让他惊喜万分,再顾不上满身泥土,污浊之气,冲上前从胖婶儿手中夺过儿子,双手举着,喜笑颜开大喊道:“我有后了,我有后了”。众人脸上堆满笑意,赞叹纷纷。剑天南举着复活的儿子,像托着一块精雕细琢的宝玉,在阳光下欣赏着他柔和的线条和细腻的肌肤,而忘记了刚才所发生的事。小儿哭嚷着撒了一泡尿,从剑天南的头顶泻下,剑天南越发兴奋了,对着族人夸耀道:“这小子有几分调皮,你看他忍不住了,哈哈哈。”剑越跨步上前,对剑天南低声道:“难道你忘了刚才所发生的事?”剑天南一怔,忙把小儿放下,递与胖婶儿,交待让其置于襁褓中,以免受凉,又差人前去夫人处报喜,一切安排妥当后,随向叔父请教婴儿复活的经过。剑越拉过剑天南,叔侄二人避开人群走进山谷,将白虎救婴儿之事一一告之了剑天南。剑天南惊鄂不已,那想到如此平凡的家庭也得以神灵的垂青,当下决心更加坚定,多信奉神灵,多行善事。众人中选出四个精壮的童男,编织了一顶袖珍小骄,将剑天南之子放于其中,在一阵阵吆喝声中送回村子。胖婶早已吩咐族中两位年轻女子,将剑天南妻子搀扶着在门口迎接。剑天南妻子脸色逐渐转好,看来并无大恙,两旁搀扶的女子,清新秀丽,明亮的双眼不时泛动着秋波,甚是惹人喜爱。眼看着儿子已到跟前,剑天南的妻子欲立即将其抱于怀里,剑越却上前阻止道:“玉儿,次子本不是顺利诞下,得神灵垂爱,使其复活再见天日。日后是福是祸还是未知,当请示祖宗,看是否收留。”玉儿脸色突变,但碍于剑越是族里德高望重的长老,说话分量十足,只好退回,无奈至极。娇中婴儿突然悲啼,其声犹如夜莺的鸣叫,众人惊叹不已。剑天南走到妻子面前,柔声道:“一切听从叔父安排,我们静观其变”。玉儿泣声道:“好不容易得来一个儿子,是福是祸我也要养育他。”剑天南嗯了一声,将玉儿紧紧地搂在怀里。剑家的宗祠建立在村西边,四个精壮童男抬着婴儿走在前面,剑天南搀扶着玉儿在后,众人簇拥着剑越则紧随其后。婴儿不断嘶啼,牵动着玉儿不安的心,玉儿的面容变得异常地憔悴。宗祠门口立着两个瘦弱的老头,见众人吵吵嚷嚷着过来,弯腰作揖,神情严肃认真。“喏,停轿”剑越快步走到四个童男面前喝道。四位活泼的童男欢天喜地,一面逗着蓝中婴儿,一面打趣地做猴子状,在人群中窜来窜去,追逐打闹。“不可放肆”剑越利声斥道,又走到剑天南夫妇面前安慰一番。剑天南尚有些不快,孩子复活至今,滴水未进,经这么折腾一番,恐怕不妥。但又因为在族中身份低微,说话分量不重,于是忍了下去。玉儿身体虚弱,如果没有丈夫搀扶,恐早已跌倒在地。看着篮中哇哇直哭的孩子,忧心忡忡,焦虑的不得了。族中按辈分高低依次进入祠堂,几位辈分极高的长老,长着花白胡须,单手杵着拐杖,慢慢腾腾入座。而其他辈分低年纪尚轻的族人则排队而立。祠里烟雾缭绕,弥漫着淡淡的沉香气味。按照族里规定,每年选取一人来打理祠里一切,扫地,上香,擦拭墙壁。庄严肃穆之地容不得任何人嬉戏打闹,所以那四个童男被他们的父母严厉看管着,以免弄出茬子来。剑越对剑天南递了一个眼神,剑天南放开玉儿,走上前从一个晚辈手中接过三炷香,走到祖宗灵位前叩了三个头,完毕,怀着虔诚之心道:“剑氏祖宗在上,天南辛苦一生,耕田劳作,本本分分。不料上天寡意,未能如我愿,内人诞下三子一一夭折。今又诞下一子,本已夭折,突得神灵垂青,使其复活,日后不知是福是祸,还望祖宗指示”。剑天南又思忖到,这不是很荒唐吗?要祖宗亲自告诉我是否收留孩子,除非显灵。他转眼瞧了瞧众人,满脸的无可奈何。身材魁梧的剑越,不露喜色,严肃而不可冒犯,他背着手立在诸位大长老的后面,见剑天南语穷,上前将其扶起,对众人道:“恐怕是天南诚心不够,尚不能感动祖宗,如今我代替他向祖宗请示几句。”于是拾香跪下,拜了三拜,口中默念不断。霎时,祠里挂起了一阵清风,将梁上彩布吹得呼啦直响,列祖列宗的灵位也跟着摇晃起来。剑天南大骇,先前白虎救子之事已让他惊恐不已,如今叔父请示祖宗的举动更加让他心悬。突然,一位祖宗灵位颤抖着跌下,族人见状,纷纷跪拜。诸位大长老脸色巨变,丢下手中拐杖也伏身跪拜,失声叫道:“祖宗显灵了。”剑天南愣住了,此刻他内心惶恐不安,胡思乱想:莫不是祖宗不答应?唉,一切都怪我命薄,五十得子,却不能养育,尽父亲的责任。我一生从未做过半点坏事,老天为何如此待我?玉儿情绪有些波动,突然撕扯着丈夫尖叫道:“是不是祖宗不答应,是不是,是不是?”剑天南被妻子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他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因为他只是个凡人,没有通灵的能力,只能妄自揣测这一征兆的寓意。突然,他想起来一件事,他曾经无意中看见剑越徒手打死过一只豹子,只一瞬间,那头凶悍的豹子就立刻毙命。说不定剑越有着不可告人的能力。剑天南平复了妻子不安的情绪,然后跪倒在剑越的面前哭声道:“叔父,祖宗怎么说,是收留还是不收留?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剑越禁闭着双眼,口中依旧念念有词,他并没立即理睬这位焦急万分的侄子,而是专心致志。四位大长老有些骇然,他们互相对望着,不知如何才好。片刻,剑越才睁眼起身,神情庄重道:“侄儿莫急,待我与四位长老商议,再行定夺。”玉儿失声大哭,娇柔的哭声与婴儿嗷嗷待哺的呜呜声交织在一起,让剑天南心痛不已。剑越邀了四位大长老,走进内屋,商议了很久才缓缓走出,脸色喜悦,有说不出的高兴。剑天南心里已猜到八九,也暗自窃喜。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剑洛川》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剑洛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章 降世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剑洛川”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剑洛川的第一章 降世,剑洛川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林风别叶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剑洛川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玄幻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mr007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