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弱 肉

更新时间:2017-09-14 14:10:04字数:4159
远处的学生都是一个星期回趟家,换洗衣物、搬运粮草。 星期天,吃过中午饭,母亲便为雨炒捎去学校的菜。半钵子菜放上两、三大勺菜油,炒出来仍然干瘪瘪的,不见油亮,要是在家里,这可要炒十天半个月。夏天炒番茄辡椒,辡椒有水分,不算难吃,冬天炒辡椒面,或老酸菜,蒸出来的饭本来就不湿润,在冷空气里放上一会更干,两者拌在一起很难下咽。 背上六、七斤大米和两玻璃罐菜去学校,路上稍慢一点,便赶不上蒸饭,得找同学分点吃,若找不到饭吃,就得饿肚子。 路上,一个渔翁在河难收网卸鱼,吸引雨看了好一阵,抵校时蒸饭的笼子已经罩满了沸气,错过了蒸饭时间,雨和几个同学在操场上游荡。 英语科任老师misscheng从操场经过。 “陈老师好!”雨几人相继向老师问好。 陈老师笑呵呵地问:“几个蒸饭了没有?” 几人都不好意思直接回答,只说“不饿。” 陈老师一看情形,心中有数,便道:“没赶上吧,我煮起,等会一起吃!” “不用了,老师,我们……他们蒸得有。”几人实在找不到什么充足理由来拒绝。 老师不容争辩,丢下句:“先玩会,饭熟了叫你们。”便做饭去了。 陈老师个儿不高,苹果脸,皮肤白皙,笑起来两个酒窝,挺好看,课堂外挺和蔼,笑脸常挂,课堂上很凶,大伙都怕她。前段时间,班上一个不上进的留级生在课堂上对着镜子用手指梳头,那时期流行分头,他那“中分”梳得油亮光滑,仅开岔处几根头发没向两边集合,阵老师点他名,他咧嘴笑,这可点燃了老师的怒火:“笑、笑个哪样,整天把你的“两片瓦”梳得光滑油亮的,想当汉奸啊,早出生几十年,你就光宗耀祖、风光无限啦!……”噼里啪啦一连串扫射,全班静悄悄地,大气不敢出。此后陈老师的课没人敢闹,“两片瓦”也在全校传开了。 面对陈老师的关心和盛情,大家都不好意思玩耍,躲进教室看书、做作业去了。 不知不觉中阵阵菜香弥漫在空气里,雨轻轻地咽下几口唾液。 没多久,陈老师在操场上大声喊雨几人的名字去吃饭,几人畏手畏脚地朝陈老师家走去。 “怎么,老师请你们吃饭也请不动了?”老师笑呵呵地说。 几人连声道:“没“、”没有……” 四菜一汤,菜虽不很丰盛,每道都很精道、入味。瘦肉酸辡椒、西红杮炒鸡蛋、炝炒油菜台、油炸花生米、白菜豆腐汤,连饭粒看着都比之前吃的要壮、要白、要香,每夹菜放进嘴里都不忍心一口吞下,每下咽一口菜饭都回味无穷。玉色塑料筷子,夹菜一端呈锥形,不好使劲,特别是夹油菜台特滑,往往三、四个来回才勉强夹住,一不小心还会在中途滑落。陈老师给盛了两次饭,三碗下去雨的肚子才半饱,嘴里还特想吃,甚至放缓了咀嚼的速度,来延长酥香的味道,再吃又怕饭不够,当陈老师盛第四碗饭,硬是违心地说吃饱了,狠心地拒绝了。 受“古惑仔”影片影响,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乡镇,大大小小的校园里,都成立了名目繁多的帮派,他们与社会大龄青年、掇学初中生臭味相投,不学习、讲义气、争面子、比狠劲、招小弟、壮队伍,四处挑事惹祸、帮忙打架、欺凌弱小,搞得整个校园乌烟瘴气,人人自危,找关系、寻靠山,没几人花心思学习,该校杰出代表是:“四大金刚”、“十三煞星”两个团伙,除了扯皮打架,还帮着社会青年约本校女生外出。 班上发育稍早的梅子,长得亭亭玉立,眉目清秀姣丽,性情温顺乖巧,即便在闹市人群中,先入眼帘的肯定是她的身影。由于没门卫,社会青年进出学校如进自家菜园,常到没窗户的教室周围眺望低语,一脸奸笑。四大天王的几个喽啰,有事没事围住梅子找话说,自顾自地说一些低级、粗俗、趣味笑话,虽然厌恶,梅子总是要给点面子,万不得已不愿开罪这些泼皮,只是不愠不火的回绝。无赖碰上钉子大多也不生气,一副涎皮笑脸、苍蝇吸蜜的样子。 当然,梅子也是社会大龄青年垂誕三尺的猎物,学校门口卖煎包的武大郎,看到漂亮女学生,眼睛闪着狼一样的贪婪,常和学校里的混混聚在一起谈论这个女生的胸大,那个靓妹的屁股翘,梅子早就被他盯得背上麻麻的,武大常对着小弟些深情地说:“要是能讨到梅子做媳妇,撒泡尿也要接来泡饭吃!”之前曾三番五次唆使喽啰传言捎信,却沾不上边,心里火急呀!便鼓励小弟们 “谁帮哥喊出来,一个月的煎包任他吃。”几个喽啰更卖力了,拍看胸脯打包票。 当天下了晚自习,泼皮们便行动,硬是拥着梅子到了昏暗的学校铁大门,梅子摆脱不了便大声嚷道:“你们哪样意思?让开点,我要回寝室啦!” “莫生气嘛,和你商量个事。” “没想到,你发气的样子蛮好看。” “想玩什么,哥们陪你!” 几个泼皮涎笑着。 雨见着梅子被堵了出去,料到要出事,便跟了过来,围上去道:“你们几个,又要搞哪样花样?” “能搞哪样花样喽?我们找梅子探个话。”为首的高个子道。 “探个哪样话?非要到这黑灯瞎火的地方来?”雨望向梅子。 梅子咬着嘴唇,摇摇头。 “你忙你各人的,管那么多闲事做哪样……?”左侧一只眼睛没有眼白、全是红肉的家伙把声音拖得长长的。 “我可管不了你们,也懒得管!”并朝梅子道:“梅子,找你点事,跟我来一下。”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她是你家哪个,你喊走就走?”红肉眼嘟哝着,几人没退让的意思。 “她不是我家哪个,但脚到她身上,她要走,你们哪个也不敢拦。” “对呀,他管要和我们去,你操哪样心?”高个子随口道。 “那要看她愿不愿和你们走?” “管得那个宽,是你妹吗咋个嘛?”红肉眼的声音不大,却很冲。 雨心中涌起一股无名火,盯住红肉眼怒道:“你家没得妹是没?要是你家妹遭别个拖起走,我看你咋个想?” 红肉眼以为雨在骂他,眼睛怒瞪:“我X你家妹哦!” 这时,班长一行围了过来,并一手抄住红肉眼衣领:“学校头,嘴巴放干净点!” 红肉眼挑畔道:“你想昨个的,有本事,打老子试一下?” 正在这时,一句“卵那大的事,你们都办不来!”在黑漆漆的铁大门外响起。几点火星一闪一闪的走到近前。为首的正是鼠目獐脑的武大郎,另外三人也是附近的无业青年,一大股酒气散在空气里。 看到老大来了,几个喽啰精神一振。红肉眼趁分神之际抬腿往班长的腹部狠踹了一脚,班长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被雨扶住,红肉眼的上衣领口被班长顺势扯开、歪斜着。 班长站起来准备扑上去,雨思量这边人少要吃亏,忙拉住了。对方也跃跃欲动,并吼叫着:“扁他、扁他……”人群在骚乱,事态将恶化。 远处两根手电筒光扫了过来:“武大郎,到这点撒哪样野?出去啦!” 就在刚才双方对峙之际,班上女生跑去向班主任阳山说明了情况,刚好校长古月凡也在,二人便赶来了,看到情形不妙,人未到声先发。 骚动稍稍停滞下来,一些看热闹的学生溜向了宿舍。 “原来是古校长啊!你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啦!”武大郎打着哈哈。 “这么晚了,你们来搞哪样?回去了!”古校长声音很冷。 “来学校,看看,不行呀?没犯法吧!”武大郎一幅不屑。 “武大郎,耍酒疯有哪样意思?这么晚了,回去啦!”阳山说道,并示意梅子回了寝室,几个沷皮学生也趁机溜了。 “一点小事,没办好,还不想回去。”武大郎嘟囔着。 “你那点出息,大家都知道!莫丢出你妈丑。”校长也没给对方留面子。 武大郎打了个酒嗝:“老子丢丑,老子丢哪样丑了?嗯?只准你妈X找婆娘,就不准老子xx,嗯……?”声音越拉越高。 “硬要等派出所的来才走是没?”古月凡不奈烦地催逐。 “你凶个哪样卵,嗯?派出所的算哪样卵东西?老子还没把他们放到眼里!” 古月凡知道他们喝多了,也不想多费口舌,便伸手想拦他们出去。 “你他妈再推一下,莫怪老子不客气!”武大郎瞪着古月凡。 古月凡的脸胀得通红,吼道:“学生要学习,出去了,听打招呼啊!”拦着的双手没停下。 “X你妈,点都不给面子,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啦!”话一出口,一拳便击了出去,不偏不依的打到了古校长的脸上,眼镜掉在了地上。和武大郎同来的青年跟着要动手,阳山拉着古月凡就跑。武大一伙追到操场上,古月凡已经跑进屋里了,便停住了脚步。 突然,一声大骂:“我X你妈,杂种武大郎!”古月凡从屋里冲出来,手里一把东北斧举过头顶。 平时温尔儒雅、从没骂过一句脏话的古校长,完全被愤怒淹没,心中没有了亲人、朋友、同事、学生,也忘了身份、地位、头衔、荣誉、顾忌,眼里有的只是恶人和愤恨,大声骂出了心中长久积压的最原始、最生态、最不常用的一句话。 冲到近前时,武大郎蓦地从腰间掏出把黑黝黝的短枪对准古校长。 古校长眼镜没了,看不清楚,身子并没有停下来。 武大郎大声吼道:“再走一步,老子一枪撂了你。” 听到枪字,古月凡愣了愣,才发现对方拿的是枪,身旁围过来的家人、同事赶忙一把拽住了他。 双方持着凶器僵持,古校长的夫人怯怯地指责道:“你们闯进学校来做哪样噢?无缘无故打人!难道就没得王法了是没?” 武大郎自言自语地道:“妈的,当点卵官不得了啦!进个学校都不行,还动手动脚的,不给点颜色看还真不知道武大是哪个啦!” 事态虽没有进一步恶化,但双方都不会无缘无故的退却下去。 这种情况要平息下去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双方力量太过悬殊,一方示弱或被吓跑;另一种可能就是出现有威望的势力来制衡。目前形势来看,前一种可能几乎不存在。 这时,一个穿着警服的人从陈老师家疾步走出,正是陈老师的男朋友鹏——公安干警,但不是当地的。 鹏来到对峙双方中间,朝着武大郎不愠不火地道:“搞哪样,武大郎,把枪放下,搞着人要坐牢哦!” 武大郎没有说话,板着脸,也没有其他动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见没动静,鹏又朝古月凡说道:“古校长,斧头扛着也累,搞着哪个都不好,学校头注意!”边说边顺势拿下了古月凡手中斧子。 武大郎这才悻悻地垂下握枪的手。 “把枪拿给我。”鹏伸出手去要枪。 武大郎一扭身,握枪的手藏在了身后。 鹏思忖:逼急了,怕对方狗急跳墙,后果谁都没法预料,随即指着武大郎一伙道:“你们几个跟我去派出所去一趟,古校长和阳山老师你们也来一下。” “到派出所去搞哪样,想搞我是没?”武大郎一脸不屑。 “去讲和起,邻里邻居的,以后还要见面。”鹏轻松地道。 “老子们不去……”身旁的年轻人还要耍横。 “吼哪样吼!”武大郎突然打断了话头,使了个眼色,年轻人便咽下了没说完的活。 “去就去,哪个怕哪个!”武大郎大声道,并首先转身走向校门,其他三人急忙尾随,鹏紧跟其后,后面是古月凡夫妇和阳山。 刚跨出学校门,武大郎一声哨响,几人拔腿就跑,校外一片漆黑,仅远处房屋洒出几缕灯光,鹏也没有下猛力追,几下便没了身影。 当地民警随即去抓人,几人都没回家。 第二天,知情人士说武大郎天没亮就坐车去广州了,主犯跑了,另三人没有多大罪责,只受了较轻处罚,事情便搁下,没了下文。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活着也是一种勇气》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活着也是一种勇气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一章 弱 肉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活着也是一种勇气”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活着也是一种勇气的第十一章 弱 肉,活着也是一种勇气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吉衣冈刀殁小说的支持,更多与活着也是一种勇气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都市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mr007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mr007